时尚新闻
您现在所在的位置首页 > 时尚新闻 > 抖音博主素颜出镜支持的“反容貌焦虑”是在反啥?

抖音博主素颜出镜支持的“反容貌焦虑”是在反啥?

发布时间:2021/01/06 时尚新闻 浏览次数:701

“如果你眼睛再大一点就好了!你鼻子好塌!你太胖了!你怎么这么黑?你生了孩子怎么变成这样?……”对大多数中国女性而言,这些来自他者的容貌评价想必并不陌生。

对此,抖音“#反容貌焦虑”话题主页反问道,“别人的评价真的那么重要吗?铺天盖地的容貌焦虑应该停止了。”

进入2020年12月,抖音上掀起了一阵“#反容貌焦虑”风潮,许多博主通过发布短视频展示自己素颜和真实的身材状况,呼吁女性直面真实的自己,勇敢地对普遍存在的“容貌焦虑”说不。

参与“反容貌焦虑”话题内容的抖音博主,从美妆时尚类,到主持人和明星艺人不等。截至界面时尚发稿,在“#反容貌焦虑”话题条下的视频内容播放量已经达到1.7亿次。

时尚博主“@黑皮大王”拥有十几万粉丝,她在这个话题词下的短视频获得了60多万点赞。

在短视频中,“@黑皮大王”展示了自己脸上的痘痘、痘印和双下巴,坐下来时腰上堆积的“汉堡包”,运动时手臂上摆动着的所谓的“蝴蝶袖”,以及腿部结实的肌肉。

她在视频中表示,“其实你讨厌你身上的某些问题,基本上是大部分女孩都有的,不必为此担心。”

美妆博主“@野生小屁”今年才21岁,目前在韩国的一所大学读研究生一年级,在抖音上有超过63万粉丝。

她在“反容貌焦虑”话题下的短视频中展示了自己的单眼皮、抬头纹、深颈纹、腿部皮肤上密集的小疙瘩(这被俗称为“鸡皮”)、小肚囊等。

“我以前有很严重的容貌焦虑,觉得自己长得不好看,不化妆就不敢见朋友。”她在视频中说道,“但现在呢,我发现比起皮囊更重要的是知识、教养、眼界和三观。”

(选填)图片描述

“@黑皮大王”和“@野生小屁”所展示的身材和容貌特点,不论放在“以瘦为美”、“以白为美”的尺度里,或是广受推崇的大眼睛和高鼻梁的美人标准中,亦或是幼龄化审美中,都可以被定义为“缺陷”、“不完美”,甚至是“不合格”。

但女性个体面貌和身体上的个人特点为何要被定义为“缺陷”?为什么女性美貌与否、身材完美与否要由外部评价所决定?这正是此番“反容貌焦虑”话题所指出并反对的核心问题。

容貌焦虑(apperance anxiety)指的是人们因对自我容貌不满而产生的焦虑之感,在心理学上,容貌焦虑常常跟“身材审视”(body monitoring)一词一同出现,二者都是人们对自我物化(self-objectification)而产生的行为和结果。而自我物化指的人们是自己为物品,而非人类。

心理学研究显示,尽管男性和女性都会因自我物化而挣扎,但女性自我物化更加普遍。心理学家认为,女性将外部对其的商品化评价内化,导致她们不断自我批评自己的身体。其结果是女性容易因不满自身容貌和身材而陷入绝望和焦虑的情绪之中。

媒介传播和社交活动是导致女性陷入容貌和身材焦虑循环的关键因素,我们最熟悉的女性对衰老的恐惧和对肥胖的恐惧就是媒体和社交话题中最常出现的讨论。而在如今中国社会语境中,上述提到的“以瘦为美”、“以白为美”等也是导致女性容貌和身材焦虑的常见评价。

女性缓解容貌焦虑的常见手段就是化上符合主流审美的妆容——近来流行的“绿茶妆”和“反茶妆”就是一例,更为极端的手段可能是过度节食减肥和整容依赖等。

不过,深陷容貌和身材焦虑的女性即便长期控制饮食或频繁整容,也可能无法掌握积极和正面看待自己容貌和身材的能力。

这正是“反容貌焦虑”运动中部分抖音博主提出的问题。随着这个话题讨论热度不断上升,有一些抖音博主“现身说法”称,已经数次做过整形手术的自己,仍然时不时收到网友对其容貌的批评,因此鼓励女生不必在意外界对其容貌的评价,要保持自信。

事实上,此次“反容貌焦虑”运动的发端来自近期由赵薇执导的一部讨论女性话题的剧集《听见她说》。该剧首集《魔镜》探讨的正是女性的“容貌焦虑”问题。

剧中,演员齐溪饰演的女主角对自己的容貌一直不满,平均每天花两个多小时照镜子。女主对自己的五官十分挑剔,发朋友圈的照片必须是带妆精修的。她快乐的源泉是朋友圈点赞数的多寡。许多观众看剧之后反映,仿佛看到了真实的自己。

不管是赵薇在文艺作品中正视与讨论,还是抖音短视频博主们纷纷“现身说法”,这背后都反映了越来越多女性开始正视和反思自我物化对女性身体和心灵造成的伤害;究其根本,是女性独立意识的不断觉醒。

赵薇执导的女性话题剧集《听见她说》,首集《魔镜》

在最近上线的《奇葩说第六季》节目中,脱口秀演员小鹿在海选现场提到,“现在这个社会强加给女性的标签特别的多,还有什么‘好女不过百’,意思是一个好女,你的体重就不能超过一百斤。”

接着她自嘲道,“按照这个标准,我从初二那年开始就是个坏女人了,而且是越来越坏。”

虽然带有幽默的成分,小鹿的脱口秀表演却道出了女性在社会中所处的困境——外部社会加诸于女性容貌和身材上的要求太多,且过于苛刻。

不过,相比于女性的容貌焦虑更具有普遍性、也更被人关注,男性因为较少在公开场合探讨或被探讨容貌焦虑,部分男性遭遇的容貌焦虑往往更易被忽视。

男性美妆博主崔佳楠也在抖音上发布了“反容貌焦虑”相关短视频。他在短视频中表示,“这个社会会用身高不过百来绑架女生,也会用身高来绑架男生。什么身高不过一米八,就是残F。”他呼吁男性也千万不要被社会的评价标准感到焦虑。

姓 名:
邮箱
留 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