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尚新闻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时尚新闻 > 上海正取代香港,成全球时尚美妆公司地区总部首选地

上海正取代香港,成全球时尚美妆公司地区总部首选地

发布时间:2021/01/13 时尚新闻 浏览次数:15

国际房地产顾问第一太平戴维斯香港研究部预计,随着内地时装和奢侈品市场的重要性愈加突显,国际零售品牌将在未来数年逐步把地区总部从香港迁至内地。而上海将会是大部分会国际零售商地区总部的首选之地。

香港。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这份报告援引市场消息称,包括美妆、时装、珠宝和腕表等在内的多个国际零售品牌在未来几年将逐步把地区总部从香港迁移至内地。而这些国际奢侈品牌将主要在内地一线和准一线城市拓展业务,他们多会选择落户由较为熟悉的内地及香港开发商所开发的零售项目。

1月11日,界面时尚从服饰鞋履企业威富公司(VFC)处获悉,公司将把旗下品牌运营中心由香港迁移至上海。目前,威富公司在上海已有办公室和门店员工约900名。 威富公司是户外运动和休闲服饰品牌如Vans、The North Face、Timberland等的母公司。

威富公司同时宣布,将把全球供应链营运基地亚洲产品供应中心从香港迁往新加坡。与此同时,将在马来西亚吉隆坡增设亚太区共享业务支持中心。威富公司整个亚太地区的转型计划将在未来12至18个月分阶段进行,第一个阶段预计将于2021年4月开始。

Prada内地旗舰店。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法国美妆巨头欧莱雅集团(L’ORÉAL )也已经在2020年提高了欧莱雅中国的战略地位。2020年11月,欧莱雅集团宣布了亚太地区的架构重组。欧莱雅把原本各自为政的欧莱雅中国(内地)、中国香港、中国台湾、日本和韩国五个地区整合为“北亚区域”团队,并任命原欧莱雅中国总裁Fabrice MEGARBANE来领导全新北亚区域的业务。这项任命在2021年1月1日已经正式生效。

界面时尚从知情人士处了解到,除了Fabrice MEGARBANE从中国区总裁升职为北亚区负责人之外,部分原欧莱雅中国副总级别高管也升任至北亚区相应部门负责人职位。而此前,欧莱雅中国团队仅负责内地市场的业务,与香港团队的工作是分开的。不过,香港《南华早报》近日报道称,欧莱雅正在缩小香港区域办公室的规模,把更多岗位移至内地和新加坡办公室。

《南华早报》还援引市场消息称,国际奢侈品牌如范思哲(Versace)、菲拉格默(Salvatore Ferragamo)、和法国奢侈品巨头LVMH集团旗下的宝格丽(Bulgari)、芬迪(Fendi)、纪梵希(Givenchy)和思琳(Celine)等已经在2020年裁减了香港地区总部的雇员,并将更多的资源分配给内地办公室。

而知情人士也透露,法国鞋履品牌Ash确认将把运营团队迁至上海。其它一些品牌则正在等待疫情过去,入境政策进一步放开。

在90年代末和千禧年之初,香港是外资时装和奢侈品牌拓展亚洲市场的关键市场。开放而繁荣的市场经济、健全的法律法规,以及富裕的本地中产崛起,都为国际品牌以香港为核心,辐射至附近区域进行贸易提供了良好的营商环境,而宽松而优惠的税收政策也成为外资品牌在2010年左右开始吸引大量内地游客赴港消费的关键。

Tiffany北京旗舰店。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因此,头部的奢侈品集团在最初进入亚洲市场的时候,除了首先在日本市场设立区域性分公司之外,进而会在香港设置区域性总部,由该地区团队分管日本之外的其余亚太市场。以LVMH集团为例,其亚太区总部便设在香港,成立于1995年,该区域总部主要负责LVMH集团在除日本之外的其余亚太市场的商业活动,包括大中华区、韩国、东南亚、印度、澳大利亚和新西兰。

而如今,香港之于外资零售品牌的战略重要性相对于内地市场正在逐渐降低。

贯穿2020年全年,多个国际时尚和奢侈品牌先后放弃了位于香港黄金地段的铺位。蒂芙尼(Tiffany & Co.)、Valentino、蔻驰(Coach)和普拉达(Prada)等奢侈品牌先后关闭或不再续约位于尖沙咀广东道和铜锣湾罗素街的品牌旗舰店。与此同时,时尚腕表品牌Swatch、GAP、TOPSHOP、阿迪达斯、耐克(NIKE)等国际知名服装品牌也先后关闭了位于香港中环皇后大道上的店铺。

旅游零售额大幅下滑、租金高昂是这些国际品牌放弃昔日旺铺的主因。受到香港社会事件影响和新冠疫情的冲击,以中国内地为主的赴港游客数量骤减重创了香港零售业;自2019年7月以来,香港零售业销售总量连续15个月呈现两位数下跌态势,直到2020年8月才跌幅才缩小至个位数。这其中,罗素街、广东道、皇后大道等高度依赖外来游客消费的高端零售街区受到打击最大。

2020年新冠疫情爆发以来,内地赴港旅客的数量几乎降至零点。无法出境旅游消费的中国游客转而在国内市场购物,大幅推高了奢侈品牌在内地市场的销量。

以普拉达(Prada)为例,归功于内地奢侈品消费者从境外市场回流,以及内地奢侈品零售环境向好,2020财年下半财年,这个意大利奢侈品牌在内地市场的销量上涨了52%。相反的是,没有了中国游客的铜锣湾旗舰店也就不再是旺铺,普拉达在2020年6月关闭了这间品牌旗舰店。

广东道和罗素街一直是是香港商业零售租赁价格最高的地段,皇后大道同样也属于黄金地段。这些街区的共同特点都是外来游客集中,因此聚集着大量的珠宝和腕表、美妆护肤和奢侈品牌。

随着国际品牌纷纷退租,根据第一太平戴维斯最新发布的《2020年第四季零售租赁报告》,如中环皇后大道和铜锣湾波斯富街等香港高端零售街区的空置率在过去几个月已经高达20%。第一太平戴维斯香港董事总经理及租赁部主管黎达志表示,“国际品牌尚未打算完全撤出香港,不过他们将愈来愈重视庞大的内地市场。”

第一太平戴维斯香港研究及顾问咨询部主管盛世民告诉界面时尚,“虽然部分零售商正考虑搬迁,但目前要实现从香港迁出并非易事。”

肉眼可见的是,那些放眼于内地市场急速增长和深厚未来潜力的零售商肯定会扩充在内地的规模,“目前我们已见到有更多这类公司落户南京西路一带。”盛世民告诉记者。

虽然如LVMH集团、开云集团、蒂芙尼、Coach母公司Tapestry集团等外资零售企业目前的区域性总部仍然放置在香港,但它们近年来已经越来越重视在内地市场进行企业层面的传播。这些奢侈品集团都在逐渐增加内地市场的岗位,并聘请更了解中国市场和消费文化的雇员来更好的运营内地市场的业务。

姓 名:
邮箱
留 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