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尚新闻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时尚新闻 > 什么样的场景符合你关于数字时装周的想象?

什么样的场景符合你关于数字时装周的想象?

发布时间:2020/04/18 时尚新闻 浏览次数:561

记者 | 黄姗

编辑 | 周卓然

1

“很酷诶这个,像看电影?”

4月16日晚,在时装设计师品牌XUZHI的虚拟数字时装秀“Prelude序”上,在线观众通过发表实时弹幕做出了以上评价。

XUZHI 虚拟数字时装秀“Prelude序”实时弹幕评论

这场时装秀运用CG技术还原了纽约布鲁克林街景和纽约地下铁通道等多个场景,通过后期叠加事先采用绿幕背景拍摄的模特走秀影像,再结合灯光音乐的渲染,最终描绘出了一场“国际大都会浮世绘”。

XUZHI的这场数字秀是一个名为“ICY数字时装周”的一部分。该项目由ICY全球设计师平台发起,邀请设计师品牌和时装秀创意机构XCOMMONS(褚色会)作为官方合作伙伴,联合XUZHI,ANDREW JIAPEI LI和Roderic Wong三个设计师品牌共同探索虚拟时装秀的品牌发布形式。

从线下到线上,视觉依然重要

2020年可能是足以载入时尚史册的一年。随着新冠疫情席卷全球,在过去三个月,大大小小的全球时尚业者都或主动或被动的拥抱数字虚拟科技,而时装秀作为时装界的“传统保留节目”也火速从线下向互联网平台和社交媒介转移。

其中,以腾讯、爱奇艺等视频流媒体平台呈现的秀场远程高清直播,和以天猫、寺库等呈现的电商直播走秀是主要的两种常见形式。

最新上线的“ICY数字时装周”也是选择线上发布的一员。XCOMMONS负责整个项目的创意策划,将整体数字时装秀的概念确定为“平行空间”。

通过整合创意执行团队和时装设计师队伍,整个项目运用360全景VR技术结合CG拍摄技术,创造了一个完整的虚拟秀场空间。

观众通过扫描二维码后将获得一个数字ID,方可进入这个虚拟主秀场,再通过空间内的标示指引,进入到三位设计师各自独立又相互平行的虚拟分秀场。

在体验上,这个数字时装秀项目接近小型虚拟在线游戏,有完整的项目概念和独立的虚拟空间,也有较为清晰的操作逻辑,总体上突出了沉浸感和交互性。

值得注意的是,这个项目请到的创意执行和制作团队是InterCreative United(以下简称IC-U)。ICU-U是一支提供交互内容设计与制作的多专业融合的艺术团队,其创意总监是视觉艺术家舒善艺,而艺术指导是柳迪,团队成员背景涵盖艺术家、设计师、导演、编剧、音乐家和软件工程师等。

目的决定呈现效果

总体上看,目前在线直播时装秀和虚拟秀场采用的技术都较为重合,例如CG技术和AR或VR渲染。不过,在最终呈现效果上却表现出较大差异。

整体上看,受到疫情的影响,今年各个数字时装周或时装秀直播的主要目的,一是为了给无法举办线下发布的时装品牌提供线上发布的机会,从而维系与时尚媒体、买手、消费者保持联系;二是为了最终促成订货或销售。

但具体到各个数字时装周项目,其出发点和目的还是有不同的侧重。

以2月的欧洲各大国际时装周为例,随着新冠疫情席卷至欧洲,米兰和巴黎时装周的部分品牌大秀不得不转为现场直播的形式进行呈现。

而无法亲临现场的中国媒体、买手和观众就得以通过腾讯和爱奇艺等流媒体平台收看高清直播。

这样的在线直播在技术上并没有什么新鲜的地方,但其依靠高清转播技术,得以较为清晰的展现秀场的全貌。而这样的大秀,主要目的是帮助奢侈品牌维持与媒体、买手和时尚博主们的关系,准时传递品牌最新创意。

上海时装周主办方与天猫合作,将2020秋冬时装走秀从线下挪到了无数个天猫直播间内,其主要目的是通过电商直播来呈现设计师品牌的最新创意,通过”即看即买”的形式,最终达成销售目的。

由于电商直播的传播介质和技术的限制,“天猫云上时装周”确实在时装质感的呈现上与线下时尚大秀的效果差距明显,但通过直播间与消费者零距离接触也展现了时装品牌的亲民姿态。

在新冠疫情的巨大冲击下,时装品牌主动走出去与消费者接触和推广设计商品,从而最终达成交易,是”天猫云上时装周”的主要思路。

而ICY数字时装周的目的则不在卖货,主要是为了品牌展现调性和创意概念营造整体空间氛围。据ICY表示,这次的数字时装秀则有意拉开了虚拟时装秀与平台终端销售的距离。

明确交互的逻辑

XCOMMONSIC策划的这个数字时装秀的整体概念为“平行空间”,因此创意团队在虚拟主秀场大厅中引入了“虫洞”概念。

在主秀场有三个“虫洞”入口,分别通往三个不同设计师的虚拟分秀场,分别为XUZHI的纽约之门,Andrea Jiapei Li未来之门和Roderic Wong的河流之门。

顾名思义,这些门的名字正代表了各个秀场的大秀概念。Roderic Wong秀场的场景是山涧与河流,而Andrea Jiapei Li秀场是带有强烈科幻感的未来空间。

各个分秀场内还有多层嵌套的“虫洞”之门,可以通往设计师大秀概念影厅,以及“平行商店”,即引导到ICY设计师平台的产品销售页面。

这样的体验路径像极了传统线下时装秀的看秀逻辑。XCOMMONS负责人张樱告诉界面时尚,“我们设计了一套逻辑就是比较符合原来传统关系的逻辑。因为传统关系的逻辑是需要概念,需要服装呈现,这个才是发布的意义。”

除了“平行商店”这样独立于虚拟秀场之外的空间,观众场的观众也能在看秀途中“即看即卖”,做法是在观秀途中附上产品链接,这与大部分的直播平台无异。

经过完整的虚拟时装秀展示和沉浸式的服装体验之后,观众被引导至购买步骤就不会显得突兀。

正如ICY全球设计师平台创始人顾莹樱对界面时尚所说,“对直播来说,购买是它的目的,而我们创造的环境下,购买是结果。”

另外,不同客群对于内容的呈现方式有不同期待。ICY的数字时装周对专业观众开放了横屏的模式,这种模式对内容的调性和完整性传递效果更好。顾莹樱表示,这是因为这部分观众对“不方便”、“不完美”更有耐心。而普通观众则更需要友好和便捷,更适应于竖屏的形式。

虚拟技术可以打破传统,但线下依然必要

不过,虚拟秀场与真实秀场仍有巨大的不同。

如张樱所说,虚拟的东西容易“平面化”。与此同时,传统看秀也有全方位的宣传辅助工具,例如PR团队释出的高清精修走秀图片等来突出时装的质感和细节。

整个创意团队因此对整体氛围和细节都做了兼顾。比如,运用360度全景技术来增强虚拟空间的立体感;还比如,在前期用绿幕拍摄模特走秀的时候,考虑到用不同的镜头语言来展示细节。比如有些镜头给到模特的局部,而有些给到整体。有些是俯拍,有些是仰拍,全方位的展示服装的细节和质感。

而数字平台的社区和互动感,则通过观众评论区来实现。直播之前,也派发了虚拟电子秀票,在秀中,也有前排观众和后排观众的位置区分。

这些细节的设置都尽可能的贴近真实看秀的体验,也算是弥补了无法线下身临其境看秀的遗憾。

与此同时,虚拟秀场的优势是突破线下秀场的空间限制,在短时间内迅速实现场景的切换,更好的传递设计师的理念。

这一点在XUZHI的“Prelude序”概念秀当中发挥的淋漓尽致。依靠CG技术,舒善艺和柳迪团队还原了纽约的主要标志性场景,例如带有MTA地铁入口的纽约街景,纽约地下铁通道和纽约高档住宅室内场景等。将这些变换的场景与8为男女模特的走秀有效叠加,再加上爵士音乐的渲染,有效呈现了大都市男女若即若离的人际关系图谱。

虚拟时装秀的规模化寄托于基建的完善

整体上看,ICY与XCOMMONS联手带来的这个项目,其合作在本质上还是遵循了时尚界传统的分工:创意的归创意,平台的归平台,而彼此之间互相成就又保持一定的距离。

因此,实现这样一场虚拟创意的前提,恐怕仍离不开大成本的投入。

事实上,线下全息影像大秀或者在大秀当中加入VR技术也不算是行业新鲜事,一些奢侈品牌已经做过尝试。

2017年,Dior曾在上海办过一场全息投影大秀,在没有任何真人模特到场的情况下,利用光影技术,给观众带来了一场接近立体的复刻大秀。Alexander McQueen和Burberry也玩过同样的技术。

Dior 2017年全息投影复刻大秀

不过,虚拟数字技术在秀场中的应用目前更多的还是由财力比较雄厚的奢侈品牌在带头尝试,主要还是因为高成本阻碍规模化应用有关。

顾莹樱告诉界面时尚:“当这个行业的基础建设,更多的团队可做数字搭建,甚至有更多的基础搭建可以做模块化的设施后,整个成本就能被大幅降低,这时候就能非常的蓬勃,因为更多的设计师能够用比较低的成本去诠释整个服装创作的过程。”

并不意外,整个行业都把今年的数字化转型当作一次实验。一方面当然与新冠疫情对消费端造成的冲击有关,但另一方面仍然是新技术在传统行业当中应用少,接纳度难以预测而无法做出量化有关。

“能否受到圈内的认可和能否破圈是我们这次的目标,目前看起来用户的接受度和反馈是非常好的,所以我们认为就是成功的。”

姓 名:
邮箱
留 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