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牌新闻
您现在所在的位置首页 > 品牌新闻 > 潮流褪去后,书写工具以时代见证者的身份存在

潮流褪去后,书写工具以时代见证者的身份存在

发布时间:2021/02/27 品牌新闻 浏览次数:620

记者 | 姚宛

在指尖轻敲键盘和屏幕即可成文的时代,书写近乎成为生活中的罕事,只在考试、签名和填写表格等稀落的场景中出现。

之前《大西洋月刊》曾刊登过一位教师的来稿,作者在文章里感叹不记得上一次看到学生在草稿纸上做笔记是在何时,课堂上满是低头轻敲手机屏幕的声音。英国作家Philip Hensher在著作 The Missing Ink 中也有同样的感受,他在无法认出挚友笔迹时心生困惑,认为倘若这类事没有发生,人们或许永远不会意识到书写在生活中正在逐渐地被边缘化。

对书写的追忆成为了数字时代的“乡愁”,写满工整字迹的手帐变作当代生活中的田园牧歌景象,而伴随着书写这一活动而生的书写工具,则是守护这种纯真写作体验的栅栏。

但“乡愁”却难变成真金白银,许多有着悠久历史的书写工具品牌捱不过智能设备的冲击,在过去十几年间纷纷落幕,令人遗憾;那些至今传承的品牌,不少依然困于转型过程之中,难觅数字时代下的新定位。

万宝龙却是例外,它从来不缺忠实粉丝,其中不乏那些能够写入史册的人物:美国总统约翰·肯尼迪随身携带一支大班 Meisterstück 149 的墨水笔;丘吉尔常用万宝龙的笔签署各类国事文件。而作为呼应,万宝龙也从多位留名文坛的作家那里汲取灵感,推出多个致敬系列,致敬对象包括海明威以及“侦探小说女王”克里斯蒂·阿加莎。

115年的历史除了赋予品牌极为丰富的底蕴,亦为其跟随时代进行的每一次变革提供文化价值上的支持。“Montblanc”取名自欧洲勃朗峰(Mont Blanc),镶嵌在书写工具上的醒目六角白星图案是俯瞰这座宏伟雪山的样子,寓意着用媲美山巅的品质,将“书写工具”变为“文化信物”。

图片来源:Pen World

其中,臻藏系列是万宝龙在强化书写工具文化力功能的过程中,不得不提到的对象。

人们常说,一支制作工艺精湛的墨水笔能够让书写成为乐事,但当万宝龙臻藏书写工具漂亮的笔咀触及纸面时,书写这件事无疑已经成为对文化进行展现与再诠释的过程。万宝龙在德国汉堡的工匠们,致力于在臻藏系列中,用非凡创意、精湛工艺和各色珍贵材质,来致敬在人类历史上书写过丰碑的文化,用具有代表性的风云人物或传奇建筑来将文化的精髓展现。

不同于时装设计中强势的西方中心主义,珠宝器物和书写工具在形制和工艺上往往更能体现出不同文化之间的交流。万宝龙作为奢侈品全球化时代的先行者,其臻藏系列的创意目光亦早已聚焦世界,萃取世界各地的工艺及文化,为书写工具赋予全球身份。

在泰姬陵的系列里,万宝龙再现印度传统的昆丹工艺来镶嵌红宝石、祖母绿、沙弗莱石和钻石,并镌刻雏菊和爱情鸟等图案,以此来展现印度神话传说;在对埃及文化进行致敬时,工匠们则巧妙地将带有传奇色彩的法老金棺造型变换成笔身,用色彩浓郁的青金石、蓝宝石和绿松石来还原埃及壁画上的神秘的古时生活。

万宝龙臻藏系列泰姬陵限量款书写工具
万宝龙臻藏系列泰姬陵限量款书写工具
万宝龙臻藏系列埃及迷情限量款书写工具
万宝龙臻藏系列埃及迷情限量款书写工具

不过,万宝龙的书写工具之所以能够成为历史和文化的见证者,并不是仅仅因为其115年的历史,而是它从诞生伊始就是在记录时代的需求以及由此产生的种种改变。

万宝龙诞生之时,欧洲正处工业革命后的鼎盛时期,科学技术日新月异,火车和轮船等近代交通工具的长足发展推动大大缩短了人们在世界各地间进行来往时所要花费的时间,长途旅行作为一种新的风尚开始在新贵阶层间流行开来。

在互联网尚未出现的年代,书写依然是记录旅行所见和与故乡亲友沟通的主要方式。但彼时人们所用的墨水笔常出现漏墨等问题,新贵阶层们需要一支在工艺和功能上均能跟上时代需求的墨水笔,而万宝龙的出现,正合其所需。

万宝龙的第一代墨水笔采用独创的望远镜式上墨技术,笔内的活塞使用上下移动的方式吸入墨水;独特的两段式结构延长了活塞移动的距离,并增加了墨水吸入量,并能够将墨水被牢牢锁在内部,避免泄出染污纸张。

值得玩味的是,发明于19世纪初的墨水笔,其实直到20世纪初才传入中国,伴随着一系列文化运动中迅速普及。1931年,上海市教育局在呈部报告《小学课程暂行标准试验结果》中就提出,在小学国语教学用笔方面,强调了对墨水笔写字练习的重要性,认为“如果在现在时候学习写字仍和从前一样,只用软笔不用硬笔,实是一个大大的错误。”

但墨水笔使用的普及,也在中国知识分子间掀起了一场墨水笔与毛笔孰轻孰重的争论。1935年,《常识画报》就曾刊文对这一争论进行报道,罗列各方论点。支持毛笔的人称,中国社会已经习惯用毛笔书写,其作为国粹应该得到保留;倾向使用墨水笔的人则认为,墨水笔形制便利,能更快且更有效率地进行写作,并且用墨水笔和用毛笔二者之间并不矛盾。

这场争论被认为是东方与西方文化碰撞的结果,彼时的知识界在确认毛笔书写对中国文化具有传承作用的同时,也不得不承认墨水笔的引入推动了新文化的传播与中国近代化的进程。

事实上,很长一段时间里,拥有一支制作精良的墨水笔,一直是一个人有教养、有文化、思维活跃和敢于创新的象征。在中国进入开放时代后,这些品质变得更受人尊敬;而伴随着经济和文教事业的发展,人们也开始追求更高品质的墨水笔。作为德国精湛工艺的代表之一的万宝龙,亦是从此时开始与中国文化结缘。

当奢侈品行业从九十年代开始进入全球化扩张的时代后,万宝龙属于最快跟上的一批,是最早进入中国的西方奢侈品牌之一。1989年,万宝龙便在中国香港设立欧洲之外的第一家办事处,并于随后进入内地市场。截至目前,万宝龙已在内地多个城市设有171个销售点,其中包括46家精品店和天猫线上旗舰店。

图片来源:Twitter

1992年,万宝龙成立“万宝龙文化基金会”,通过“万宝龙国际艺术赞助大奖”来赞助在各自领域有所建树的艺术家,其中包括著名舞蹈家杨丽萍以及京剧表演艺术家梅葆玖。此举成功地结合万宝龙的品牌形象和艺术价值结合,使其书写工具超越了“优质书写”的定位,成为凝结和展现文化的载体。

图片来源:网易

在与中国文化艺术结缘、相识和致敬的过程中,作为万宝龙至臻工艺代表的臻藏系列自然也不会缺席。此前万宝龙曾推出过致敬康熙的臻藏书写工具系列,其中一款“帝王金龙”限量书写工具从康熙痴迷于机械装置和钟表的历史渊源中出发,采用三轴设计来制作笔杆尾端,以此来模拟浑天仪造型,并在正中放置一枚祖母绿型切割黄钻,呼应“天圆地方”的古代天文科学观。

但令人惊讶的是,康熙臻藏系列中的书写工具,其实全程皆是在德国制作而成。事实上,每一枚臻藏系列中的书写工具,都出自品牌位于德国汉堡的工匠之手。在全球化时代里,即使相隔万里,万宝龙依然能够通过对文化精髓的把握和对精湛制笔技术的运用,来书写中西方之间文化沟通的足迹。

万宝龙臻藏系列康熙限量书写工具,“帝王金龙”

最新推出的其中长城臻藏书写工具系列亦是如此,而其中万宝龙对书写线条这一中国文化细节的深刻洞察,更是令人佩服。

线条是构成文字的最基本要素,亦是挥墨作画时升华整体观感的重要成分。中国传统书法之所以能成为艺术品,其丰富多变、粗细不一的线条必然在其艺术性的展现上贡献巨大。万宝龙在长城臻藏系列中采用了由立体打磨技术制成的45度角书法笔咀,书写者可以在不同的着笔力度和角度下,于纸面上勾勒出从BB到M等不同粗细的线条效果。

万宝龙臻藏系列致敬中国长城限量款书写工具

而从更广的角度来看,万宝龙更是突破性地将从秦到明、横跨千年的长城文化凝聚在数枚书写工具上,用天马行空的想象力来呈现书写工具背后广博的历史文化故事,寻找跨越千年的长城中那些贯穿中华文化的共性以及独特性。

全球仅限量发售一支的“明·龙吟万里”书写工具,使用18K黄金来锻造笔帽与笔杆,并在笔夹位置以3D手工镌刻狮子图案,描绘出带有帝王之气的中国古典文化图腾象征。2018颗不同色调的蓝宝石营造出渐变光泽效果,云龙纹样栩栩如生;239颗帕拉伊巴碧玺以及带有威严光彩的红宝石、钻石以及黄色和橙色蓝宝石等多种宝石天然色彩呼应龙体在阳光辉映下的华丽色彩,雕琢出飞龙在天的气势画面,呈现出万里长城如同巨龙盘旋、蜿蜒雄踞于广袤中华大地的宏伟景象。

万宝龙臻藏系列致敬中国长城限量款书写工具,“明·龙吟万里”

在笔尾处,工匠们精巧地嵌入微型音乐盒,看似轻盈的外观内实则包含了音桶、音簧、音板和音芯等144个部件,用极度繁巧和精细的西方音乐盒构造来敬编钟这一同时带有机械美感和音律美感的雅乐演奏器物。在独具匠心的融合视觉、听觉、触觉三位一体的感受中,万宝龙将书写工具作为承载东西文化交流角色的功能抬上了新的层次。

万宝龙臻藏系列致敬中国长城限量款书写工具,“明·龙吟万里”

另外一款“明·珐蓝瑞彩”书写工具,则从明代景泰蓝花瓶中汲取灵感,选用掐丝珐琅和錾胎珐琅工艺来打造如同工笔画般的缠枝莲花与龙纹图案,以五种不同的色调细腻呈现明代时已高度发展的传统国画美术技法。

首次为万宝龙使用的高纯度珍贵卡拉哈里玉石被用于打造旋转笔环,象征长城在千年风雪中穿矗立而生的历史积淀;精心镌刻易开占修筑嘉峪关长城故事浮雕,则让书写工具赋上一抹长城背后的传奇和坚韧色彩。在笔尾,万宝龙突破书写工具形制的局限,将松鼠毛涂覆半透明漆层来打造出毛笔造型,中国传统书法和现代硬笔写作可在随性间转换。

万宝龙臻藏系列致敬中国长城限量款书写工具,“明·珐蓝瑞彩”

不难看出,对历史足迹的追随和文化精华的浓缩还原,已然成为万宝龙在创作每一个臻藏系列时的核心理念。除了对长城背后民族气节和历史传说的关注,万宝龙在臻藏系列里还别出心裁地注意到了修筑长城所用材质背后的文化内涵。

全球限量十支发售的“汉·流金丝路”书写工具从长城和丝绸之路这一东西沟通桥梁寻求灵感,以极度耗时但却细腻的金线手工真丝刺绣来装点笔杆,丝丝缕缕的金丝生动再现了工匠利用砂石、稻草和红土来修筑的汉长城形象。由金针固定的珍珠母贝饰片被镶嵌在笔帽上,这种珍贵的材质即是游走在丝绸之路上的商人们进行交易的重要物资,也是汉代玉石文化中的玉铠甲的致敬。

除玉石之外,在传承中国文化中起到重要作用的“笔墨”亦在“汉·流金丝路”书写工具上再次登场,万宝龙于笔帽顶端雕琢出作为古时“文房四宝”之一的砚台的造型,饰以蓝宝石水晶,并嵌入由白色特氟隆材质制作而成的六角白星标志,巧妙地用东西结合的手法来呼应书写工具在丝绸之路主题上想要表达的文化交流议题。

万宝龙臻藏系列致敬中国长城限量款书写工具,“汉·流金丝路”

而到了以秦朝文化为灵感的“秦·经文纬武”书写工具这里,万宝龙着眼的中国文化传统则从“文”变换到了“勇”。如同铠甲般威严且排列分明的浮雕装饰笔杆和笔帽由18K白金打造而成,生动还原秦俑甲胄一统六国时展现的的勇武和先秦时代青铜制作技术所锻造出工艺品的风霜粗粝表面。

秦律《睡虎地秦墓竹简》文字的引用是“秦·经文纬武”书写工具的点睛之笔,浓郁的红漆和劲道的墨黑PVD镀层字迹搭配相得益彰。在由24.85克拉的珍贵卡拉哈里玉石制成的旋转笔环上,写作者可一览镌刻其上的史书最早记载的长城典故,回溯长城在千年前初建时的历史姿态。

万宝龙臻藏系列致敬中国长城限量款书写工具,“秦·经文纬武”

万宝龙在“秦·经文纬武”上再现两千年前中国文人用书写用的竹简,彼时毛笔是人们用于记录记载历史和文化的主要书写工具,并在随后长达千年的历史长河里继续书写和记录壮阔的中国文化。但二十世纪到来之后,中国社会上用于书写记录的工具类型一下子变多,在今日甚至演化到键盘取代了书写工具、敲击屏幕取代了手写的程度。

这是书写工具对数字时代到来的见证,但它自身的定位也随之发生转变。人们对书写的态度更持珍重,比以往更强调和关注书写工具在扮演文化承载者角色上所能发挥的作用。

从埃及到印度、从康熙帝到万里长城、从德国汉堡到世界,万宝龙始终在臻藏系列中将源于115年历史和工艺与现代技术结合,顺应全球化时代多元文化相交汇的趋势,以别具一格的阐释力来将不同文化之间的特质融合在一起,却又同时放大地域性文化在文明语境下独一无二的意义。

从这一层面来看,万宝龙已在展现普世价值和人文精神这条道路上领先了许多品牌一截。作为书写工具,万宝龙臻藏系列可以看作是将思考变成现实、将生活记录成历史的器具;而作为艺术品,这一系列已然可以看作是文化交流与传承的见证者,即使是在历史变换后被收藏于博物馆冰冷的展柜之时,其呈现了绚丽多元文化色彩亦不见得会褪色。毕竟,书写工具的形制和书写技艺,向来都是最能浓缩文化内涵的载体之一。

姓 名:
邮箱
留 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