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尚新闻
您现在所在的位置首页 > 时尚新闻 > 丝芙兰在三里屯太古里开了家数字化艺术旗舰店,想探索美妆消费空间新玩法

丝芙兰在三里屯太古里开了家数字化艺术旗舰店,想探索美妆消费空间新玩法

发布时间:2021/05/12 时尚新闻 浏览次数:618

LVMH集团旗下美妆集合店品牌丝芙兰(Sephora)正在加速转型。5月8日,它在北京三里屯太古里开出了全新的数字化艺术旗舰店。

目前丝芙兰在中国市场开有283家线下门店及官方网站APP商城,并在天猫、京东和微信小程序平台上线了电商旗舰店,预计能覆盖全国超过800个城镇的消费者。因此,丝芙兰选择三里屯太古里的意义,更多在于树立品牌新形象,而非单纯地打造一间高销售额门店。

在店内空间的设计上,丝芙兰此次与艺术家陈抱阳合作,后者为其三里屯太古里旗舰店店创作了数字艺术作品《算法百花》,通过拓扑分形算法来结合数字仿真与虚拟现实技术,在店内用环绕的LED屏和跨越楼层的巨幅绘画图,来展现繁花盛放的景象。

图片来源:丝芙兰

陈抱阳告诉界面时尚,《算法百花》的灵感来自南宋画家杨婕妤所作的《百花图卷》,这是中国绘画史上现存有据可考的第一件女画家作品。“美妆或者化妆这件事,其实和绘画非常像,一个在人脸上,一个是在画布上。”陈抱阳表示,“要把传统里的东西放在当下的语境里去看,所以我选用的是算法,用新的科技,重新去看传统。”

而这种对传统艺术的新诠释除了体现在《算法百花》的创作方式上,也表现于消费者与艺术作品的互动上。丝芙兰为三里屯太古里旗舰店上线了VR体验系统,消费者可以在App端及微信小程序观看《算法百花》,同时有机会在线听陈抱阳讲述作品背后的创作故事。

此外,丝芙兰还在店铺二楼入口处放置了一台AR拍摄装置,进店顾客能借助其与《算法百花》进行互动。

“这就像是一个小游戏,把原本静态的体验给数字化、一体化了。”陈抱阳说道,“等于说就把打卡的体验做得更丰富,可以满足人的展示欲。”

陈抱阳 图片来源:丝芙兰

事实上,对展示欲的追求正是当前美妆集合店发展的趋势。

以The Colorist调色师、Wow Colour和Harmay話梅为代表的新一代美妆集合店紧抓“打卡”体验,每一家店都往着打造“网红店”的目标去做,具体表现包括:带有艺术主题的装修、对数字技术装置的引入和具有视觉冲击力的商品陈列效果。

背靠LVMH集团,丝芙兰在中国市场的优势明显,至今仍有很大的发展潜力。但面对层出不穷的竞争对手和崛起的线上电商,丝芙兰虽有独家品牌和一站式购物体验的优势,也需要面对挑战。

意识到此, 丝芙兰在近年加速转型——开通自有电商网站,并在2015年和2016年先后入驻了京东和天猫。线下渠道方面,丝芙兰积极在门店引进艺术装置、和线上线下交互服务,为消费者带来全渠道体验,让消费空间超越购物的单一功能性。

“消费者看中的是这个空间的气质,因为现在我们不会满足于只买一件商品。”陈抱阳表示,“我们要的是体验。进入商店后的购物过程也是我购物的一部分,而不是我拿走一个东西就算。”

在2019年开业的上海新天地广场店,丝芙兰引入“Mini彩妆秀”体验和“Beauty Play”服务,邀请化妆师定期在店内进行教学。而在三里屯太古里旗舰店,丝芙兰开设了国内首个丝芙兰“Hair Bar护发吧”,为消费者提供头皮检测及护理方案,同时提供头部按摩服务。

图片来源:丝芙兰

追随嗅觉经济崛起的浪潮,丝芙兰在三里屯太古里旗舰店内加大对香氛品类的投入。

根据36氪的报道,仅在2020年7月,阿里平台香水产品销售额超过7.7亿元,同比增速为92.9%,香水市场的渗透率不断提高。与之伴随的是,消费者对小众沙龙香的需求也在增长。

囿于品牌规模、发展策略和审批流程等原因,许多在社交媒体上火热的欧美沙龙香品牌至今仍然没有进入国内市场。

丝芙兰作为定位高端的多品牌美妆零售商,在代理小众品牌上有着优势。丝芙兰在三里屯太古里旗舰店内设置香氛买手区,在一定程度上可以看作是其对传统线下美妆零售模式进行新变革的尝试。

而这种变革也不仅局限于中国,丝芙兰正在全球范围内加速开设新型数字概念门店。2015年,丝芙兰在旧金山鲍威尔街新店内搭配了可视化设备,具有测试香水和肤质的功能。于2017年在法国Nantes Atlantis购物中心开设新店则与推特和Facebook互动,允许社交媒体上的推文实时同步到店内LED屏幕上。

姓 名:
邮箱
留 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