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尚新闻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时尚新闻 > 不能聚众,买手减少情况下,上海服装展会仍努力营业

不能聚众,买手减少情况下,上海服装展会仍努力营业

发布时间:2020/03/26 时尚新闻 浏览次数:12

3月17日的一封通知再次打乱了服装展会时堂showroom的计划。

为避免新冠肺炎传播,上海市公安部门决定叫停4月份所有人流密集型活动。本计划4月10日至13日在上海展览中心举办的时堂20秋冬展就是其中一个,而在这之前,时堂已经因疫情进行过一次延期。

Showroom也称服装商品展销厅,是服装行业各经销商为每一季新品下订单的关键环节。而据时堂创始人林剑对界面时尚表示,根据此前的规划,为了避免人群聚集,已经将展会7000多平方米的面积缩减了15%。

同时,时堂也安排了入场必须戴口罩、通行测温、来客按照时段分流等措施。他预计,按照以往时堂日均最高约2000的人流量计算,不会触碰“每100平米聚集50-150人”的规定红线。

但是随着近期境外输入病例的增多,政府防控变得更加严格,使得线下活动只能进一步减少。

按照正常流程,往年此时正值上海时装周的举办期,作为各大品牌发布新品、走秀、做线下活动的销售端补充环节,各大Showroom也会同时在上海各区域开展业务,迎接买手。

每一家Showroom都有自己的精准定位,比如时堂偏重于体量较大的成熟品牌,Tube则更青睐于新兴设计师群体。每一次的Showroom活动也是观众们对新品眼见为实的好时机。

然而由于今年的特殊情况,这一季的上海时装周已经改为线上云走秀。从3月24日开始,150个品牌会在天猫店直播间以不局限于走秀的形式发布和售卖服饰。

但时装秀可以“上云”,订货会难。“中高档服饰必须得看到实物,拍照会有色彩误差、面料触感得靠摸……细节才撑得起价格,”林剑说,“买手和普通消费者不一样,他们要大量采购,几十万几百万的订单不能轻易下。”

据他了解,即便一些中国买手在2月国际时装周期间无法赶赴海外showroom,不得已线上看货下单,但为了降低风险,订单量也几乎砍半。

而且线上订货并不适合新品牌,在买手不了解品牌状况、团队基础和供应链能力的情况下,纯线上订货的风险比较大。

Tube Showroom创始人徐英佳也对界面时尚预计,此次Tube线上订货的买手数量不超过总数的10%。

时堂

如今各大Showroom只能进一步加强线上的信息共享,来取代线下的不足。

时堂现在的方案是,整合4月份散落在上海的品牌独立订货会,把它们的完整信息和参与时堂的买手们分享,并帮助买手做品牌推荐、联系人对接、交通指引等其他配套服务。

此外,时堂会在6月19日至22日于上海展览中心推出“时堂Winter+”展会, 为秋冬产品开发滞后,或是需要强化冬季产品的设计师品牌提供订货渠道。

而Tube则在此前的线上订货网站上增加了视频展示的功能板块,买手勾选自己感兴趣的款式后,Tube销售团队会和他们一对一视频介绍、沟通。

Not Showroom也提供了线上看货的选择。Not Showroom创始人张樱向界面时尚表示,参与线上订货的基本都是和Not Showroom中品牌较熟悉、规模较大的零售渠道。

时装展会Ontimeshow则会在4月上旬推出线上展会Ontimeorder,用包括视频在内的形式展示服装。Ontimeshow创始人顾叶丽认为,虽然线上订货目前还无法完全取代线下,但对于所有B2B模式的生意来说,未来都需要线上项目。

另外,线下的渠道也并不是完全取消。当前showroom们的重点还有保证线下订货会安全稳定地进行。

Tube这一季更换到了人均面积更宽敞、已经复工的BFC外滩金融中心写字楼内,并将严格分时段控制进场人数和买手预约时间。

Ontimeshow选择了已经恢复正常营业的商业体TX淮海,以邀约制为主,相对减少非买手类观众预约。

Ontimeshow

许多品牌和买手还尚未恢复元气,都是在手忙脚乱中迎接新一季。

据界面时尚了解,黄婉冰创立的设计师品牌AT-ONE-MENT的新品样衣因工厂推迟复工导致出品缓慢。现在其意大利供应商还尽量保持运作,但人手已经减少。管林创立的设计师品牌Short Sentence的样衣制作也受到阻碍,两组面料的交付期被推迟后,只能先用替代的面料完成。

支晨创立的设计师品牌ZI II CI IEN的意大利和日本的供应商基本停转,而品牌所主打的针织产品供应链需要环环相扣,因此本季订货周期被拉长。

生产力跟不上,品牌们不得不缩减款式。马明创立的设计师品牌Ming Ma取消了新品发布会,一些品牌甚至拿不出新系列的样品,无法参与showroom。林剑透露,此前报名参加时堂的品牌与以往相比,流失了15%左右。

由于近两个月零售端冰冻、春季货品库存积压,许多买手也会减少订货预算。

“原本这一季销售我们预期会增长,但现在只能积极和买手店保持沟通,希望与上一季持平。”AT-ONE-MENT创始人黄婉冰说。

为了集中资源帮品牌推进销售,Not Showroom会在这一季引入新买手店上更为保守,而是更深度地和熟悉的买手店进行合作。

“疫情最严重的时候,整个行业还是心里很慌的,各种想法都有。”林剑说。

在他看来,小微服装企业的风险并不如想象中大,目前需要做的是调整订货和供应链节奏,以适应零售端下半年可能会产生的动态需求。由于春季零售端销售不佳、手头现金流吃紧,可能会采取卖完现货再补货的小订单形式来提高资金周转率。这就需要品牌及时根据零售商的需求提供货品。零售端一旦卖完了,最多在10天左右就要补上,这就倒逼品牌进一步商业化,解决供应链的问题。

黄婉冰这次就意识到掌握供应链主动权的重要性。她之前设立的小型样衣生产间起到了很大作用,2020春夏的交货因此没有受到负面影响。下一步,她决定拓宽更多物料产地,储存更多辅料来抵抗风险。

“现在就是携手度过难关的时刻,”顾叶丽说,“行业老手们的心态还是积极的。”

买手店Labelhood蕾虎创始人刘馨遐近期就观察到,在设计师无法按时交货、小型买手店延期支付尾款等方面,各方都对彼此进行了一些适当的让步。

Tube也在这一季为合作品牌提供了优惠折扣、减缓它们的现金流压力。并计划帮助买手店邀请设计师粉丝做试穿体验官,推进新产品的曝光和销售。

事实上,随着中国疫情得到控制,零售商的信心正在恢复。徐英佳说,大家比较期待之后可能会出现的消费反弹,“最近我们还收到了补货需求,春夏新品在线上的销售情况也不错。”

林剑所了解的零售端销售环比已经从2月的10-15%恢复至约40%,预计进入秋冬后情况会恢复正常。

 

姓 名:
邮箱
留 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