潮流生活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潮流生活 > 运动 > 北影节腾讯主题论坛:电商与电影,携手“过日子”

北影节腾讯主题论坛:电商与电影,携手“过日子”

发布时间:2015/04/23 运动 浏览次数:1181

 
25
 
网上购票的趋势愈演愈烈、9.9元一张甚至更便宜的电影票屡见不鲜,这场“电商与电影的约会”,到底是蜜月还是危机?
答案是:既不是蜜月,也不是危机,而是一场婚约:双方经过长时间的磨合之后你离不开我,我也离不开你,必须携起手来共同努力,一起“过日子”。
4月21日,腾讯论坛“一场电商与电影的约会,是蜜月还是危机?”亮相第五届北京国际电影节,邀请微影(微信电影票)CEO林宁、格瓦拉CEO刘勇、无限自在董事长朱玮杰、《心花路放》制片人王易冰和美嘉欢乐影城营运总监王志广等5位大佬“华山论剑”,共话电商与电影的深层关系以及可能出现的变化趋势。
26
 
 
现状:今年网络购票将超40%
在电商没有进入电影行业之前,观众想看电影,一般都得去影院柜台现场购票,有时候需要排队很长时间,还买不到自己想要的位置。
但最近几年,微信电影票、格瓦拉、猫眼、时光网等电商崛起之后,上述问题彻底解决了:观众进影院之前,直接用手机或电脑就可以购票并选定座位,然后直接到影院的机器上兑票就行,“购票+选座+兑票”这三件事情,如果网速够快的话,1分之内就可以解决。
27
 
 
《心花路放》制片人王易冰笑言,他非常喜欢看电影,以前每去一家影院都会办一张卡,不同的影院有不同的卡:“所以有时候去看电影,感觉从裤兜里掏出的像一幅扑克牌,有好几十张。”而现在,这个问题再也不会出现了,而且还可以自由选择观影的时间、地点和座位。“消费者追求便利是大的趋势,这个不可逆转。”王易冰说。
正是在这种大的时代背景下,网络购票迅速崛起,2013年在线选座的售票量还只占总体的8%,2014年已接近30%。“我相信2015年一定会接近40%。”微影时代CEO林宁举例说:“包括微信电影票从去年1月份卖出第一张票,每个月的增速超过30%,现在我们每天卖出将近40多万张票。我去年跟老板汇报的时候,我说要是年底我们日均卖出10万张票,就很好。想不到目前这个数字增长是我们当时目标的4倍,可以看到用户的使用习惯已经形成。”
趋势:彻底取代柜台售票?不可能!
既然网络购票这么方便快捷,那它会不会彻底取代影院的柜台售票?
美嘉欢乐影城营运总监王志广认为,完全取代不可能,但将来它肯定是两个方面的结合:愿意网上购票的就网上购票,愿意去柜台购票的就去柜台(比如有些年纪较大的人不会使用网络购票、或者有些人是逛完商场临时决定去看电影)。
 
28
 
“电商是整个行业的发展趋势,之前我们一直在聊互联网+,影院是要跟互联网结合才能产生互联网+的结果。就美国或者韩国影院的发展趋势来说,网上售票一定可以达到70%或者80%,但最终体验的时候一定还是要到影院。影院卖票的时候,最好的座位有可能是提前一个月或者一个星期就被客人买走了,剩下的是不好的,或者相对来说不是特别好的。”
格瓦拉CEO刘勇也说,电影院和电商本身不存在取代和重叠的关系,它是协作关系:“其一,不管怎么样,用户一定想看好电影。其二,一定要去好影院看好电影。从这个角度来讲,不管互联网发展到什么程度,它永远取代不了影院。人类对好内容、好环境的渴望一直存在,就像我们办会选在这个地方一样。”
刘勇还认为,恰恰相反,大的院线和影院将来会成为电影行业游戏规则的制定者:“所有的电商,我们看现在的状态,你去跟万达谈、去跟金逸谈,你有话语权吗?零。未来我认为还是零。原因非常简单,因为电商看起来发展得快,实际上院线的发展速度更快,他们在行业上下游的整合能力越来越强。美国院线跟内容是分开的,有反垄断法;中国是好院线可以做好内容,也可以做好电商。电商现在有价值,未来三五年如果不变化、不快速满足用户新的需求,也是零,没有价值。”
话题:电商不等于低价,促销吸引更多消费者
19.9元、9.9元一张甚至更低,各种购票网站上,电影票的价格似乎正在变得越来越低;但一般情况下,片方和影院是有最低限价的——毕竟他们投入了巨大的物力人力和财力需要回报,比如不得低于20元或15元。这也就意味着一旦票价低于最低限价,售票网站就得向影院补齐差价,比如某部电影的最低限价是20元,网站卖9.9元,每卖出一张票他就得补贴10.1元,如果卖了100万张票,他就得补贴1000多万,巨大的一组数字。
而对于消费者来讲,既然买惯了便宜的票,那为什么还要去买四五十元甚至更贵的票?从长远看,这对整个电影市场是不是一种巨大的损害?其实最近两年,这个问题已经成为全行业的话题焦点。论坛现场,也有观众直接提出了这个疑问。
 
29
 
“我不太想回答低价票的问题。”林宁直言不讳地表示:“低价票是用户、影院、片方共同的选择,不是电商带来的。”而之所以说低价票是“大家共同的选择”,最核心的原因是,低价票不是目的,而是一种促销手段。售票网站之所以愿意以远远低于市场的价格把票卖出去,最直接的目的是为吸引更多观众,这其实跟商场的促销是一个道理。
刘勇进一步解释称,促销针对的还不是刚需观众,而是中间层和游离层:“毕竟电影它不是一个必需品,一个电影我可以看,也可以不看,或者过一段时间之后再看,它跟吃饭睡觉还不一样。”而低价促销的真正目的,是把那些本来不打算看电影的观众吸引进影院,简言之就是先把蛋糕做大,这样大家才有可能多分一点。
王易冰还表示,低价并不是单纯的低价,它一定是一套组合拳。举个简单的例子,9.9元一张电影票,99.9元“两张电影票+一晚住宿”,999.9元“两张电影票+一晚住宿+来回机票”。不少观众极有可能选择第三种,本来花9.9元就可以搞定的事情,最后他花了999.9元;由于觉得超值,他还可能把身边的亲戚朋友都拉过来干这件事情。从表面上看,售票网站做这件事情是赔本了,实际上恰恰相反。
结语:不是蜜月也没危险,而是一起“过日子”
除了大规模进军售票行业,最近两年,不少电商还开始积极谋求进入制片、宣传和发行环节,对整个行业产生全面影响。于是有人开始担心,整个中国电影行业会不会被电商控制;电商和电影的这场“约会”,到底是蜜月还是危险?
 
30
 
刘勇认为,两者都不是。因为通常来说,蜜月是短暂的,而从目前的情况来看,电商和电影将是长期携手的关系。经过几年的磨合,双方已经度过了危险期,变成你离不开我,我也离不开你,接下来必须共同努力,一起“过日子”:“格瓦拉的立足点非常明确,就是我们作为用户的支持者,要引导用户去去好电影院,看好电影,这是一项长期的事业。”
王易冰则说,他觉得没什么不好:“电商参与投资,参与宣发都是挺好的事。我们能接受煤老板拍电影,为什么不能接受电商拍电影?像腾讯作为媒体平台也是在投资拍电影,我昨天在常总(常斌,腾讯视频电影中心总监)的朋友圈里已经看到一长串今年的片单。从这个角度来讲,我们欢迎也愿意跟有资源的合作者,大家一起来共同努力,携手前进。”
另据透露,2014年中国电影票房虽然接近300亿,市场貌似高度繁荣,但实际上全国影院的平均上座率只有15%左右;另一方面,目前的中国电影市场瞬息万变,观众的口味在一两年之内就可能出现大的变化,但一部大片的制作周期常常需要两三年甚至更长时间,这就需要互联网企业提供各项数据支持,随时把握观众动向。
总之,让更多观众去好的影院,看到好的电影是根本;从这个根本出发,不管是电商还是影院、片方都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姓 名:
邮箱
留 言: